互联网旋风

互联网风尚变化太快,一阵一阵刮得紧啊!八年前,博客还是最主流的Web 2.0形式,但不久就被Facebook、Twitter、微博这些社交网站取代了地位,而如今类似微信朋友圈、Instagram一类的移动端社交应用大有超越之势。也不知未来又会刮起怎样的旋风。

Advertisements
Posted in Live and mood | Tagged , , | Leave a comment

王伯群故居

Image | Posted on by | Tagged | Leave a comment

石板房


云盘村的石板房

Image | Posted on by | Tagged | Leave a comment

奥运瞎想

四年一度的夏季奥运会在巴西的里约热内卢又开始了。回顾历史,奥运会不管是古代奥运会还是现代奥运会,其举办的初衷都是为了祝愿和平、增进各国间的友谊,虽然历史上时有政治因素的干扰,但国际奥委会一直坚持着这个宗旨。然而,在今年的奥运会举行期间,中国国内却涌现了不少网络谩骂,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奥运会有如此密集、如此热烈的骂战。这一方面说明近十年来中国互联网普及之快,另一方面也暴露了现代奥运会颇为厚重的国家主义传统:从开幕式里的各国运动员入场式到升国旗、奏国歌的颁奖仪式,再到奥运奖牌榜,而这些才是国内出现网络骂战的根源。看看这些骂战,不仅不能增加各国间的友谊,反而制造了各国间的怨恨。

于是我开始想象未来的奥运会能尽量清除国家色彩,展示出更纯粹的体育精神:运动员将不再以国家为单位报名参赛,而是全部以个人身份参赛;奥运选手选拔不再以国家为单位分配名额,而是依据地理划分赛区分配名额,这意味着一些国土面积较大的国家会被拆分成几块划入不同的赛区(比如把美国的夏威夷州与太平洋上的小岛国划为一个赛区,阿拉斯加州与加拿大的北极地区构成一个赛区,而美国的其它州则和加拿大南部省份按东海岸、中部地区、西海岸划为三个赛区);开幕式上的运动员入场式改为以体育项目组成方阵——田径运动员方阵、足球运动员方阵、游泳运动员方阵等等;颁奖仪式也不再升国旗、奏国歌;也不再有各国奖牌榜;足球、篮球这些团体项目改为俱乐部报名、通过预选赛后参加奥运会,并且规定一支球队同时上场的球员中相同国籍者不能超过三个……。

Posted in News and politics | Tagged | Leave a comment

大门


贵阳尹道真祠的大门

Image | Posted on by | Tagged , | Leave a comment

庭院


贵阳达德学校旧址

Image | Posted on by | Tagged , | Leave a comment

《门德尔松传》校

我花了8天时间帮人校对了即将出版的《门德尔松传》中译稿。这校对的活儿工作量不大,轻松、容易,不过这份译稿的错误却并不少,很多错误也十分离谱。一般段落的翻译倒也妥帖,但含有音乐术语、音乐介绍的段落错误就不少了,比如有两次sonata被翻译成“协奏曲”,作曲家帕莱斯特里那被译成“巴勒斯坦”,原文的piece for violin and piano译成了“小提琴与钢琴协奏曲”,所有的三声中部都被翻译成“三重奏”。这些错误都说明了译者对古典音乐几乎是一窍不通,同时也反映了国内翻译行业的混乱。

Posted in Live and mood | Tagged , | Leave a comment